|专题首页|返回主站 欢迎来到广西艺术学院“三严三实”专题教育网站!

瑶山深处最美的一对“白衣天使”——记大化瑶族自治县弄丛村村医蓝云夫妇

文章来源:广西日报 作者:董文锋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6日 点击数:

蒙超英隐藏起深重的悲痛,独自背起那只丈夫背了10多年的药箱,又一次爬上了崎岖湿滑的山路。

每次出诊,她都要这样个小时的山路。

料峭的山风让人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幽深的山路间,这个瘦小的背影越发显得孤单而又悲凉。

此刻, 蒙超英的丈夫蓝云,正一边强忍着鼻咽癌恶化所带来的痛苦折磨,一边在他们的诊所里悉心照料着前来就诊的乡亲。

蓝云已经无力出诊了,哪怕是到最近的村屯。

逐渐恶化的病情已将这位善良的乡村医生折磨得不成人样——左脸因鼻咽癌严重肿胀,左鼻翼、嘴巴都已严重水肿变形。他甚至无法开口说话,后颈部因化疗而全部紫黑,左侧脖颈手术后留下的伤疤看后让人全身发凉。

但是,他们依然在执着地坚守着。附近几个村寨的乡亲仍然会来请他们看病,诊所里的求诊电话还会不时响起。

有人称他们是大瑶山里最美的一对瑶族白衣天使善良而坚强,执着得让人感动。

责任

河池市大化瑶族自治县板升乡弄丛村卫生所。

妻子蒙超英正握着手电筒帮丈夫照射病人的眼睛,丈夫蓝云则翻开病人的眼皮仔细查看。因鼻咽癌恶化,蓝云肿胀变形的嘴角处,不时流出白沫和血水,蒙超英不停地为其擦拭。

在这间不足20平方米简陋的村卫生所里,还坐着几位前来就诊的乡亲。

弄丛村是大化最偏远的山村,全村19个屯共2300多人。

弄丛村距最近的公路有21公里,距板升乡也有近40公里的山路。弄丛村各屯寨都分散在巍巍群山之中,其中离弄丛村最远的屯要走近4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不通公路,村民们出行极为困难。

由于偏远贫穷,生存条件恶劣,县乡两级医师都不愿进山行医,大瑶山里村民们就医就成了最大的难题。

1990年,22岁的蓝云因担任小学代课教师,来到了条件艰苦的弄丛村。

当时村子里缺医少药厉害,乡亲们大多凭着经验靠煎熬山里的中草药治病,常有小孩子因误服草药而丧命。蓝云告诉记者,自己实在不忍心看乡亲们这样被疾病折磨。

蓝云说,自己仍旧记得当初的情形——1995年那次偶然的经历让他下定决心弃教从医。

当时,弄丛村一位瑶族乡亲急性阑尾炎发作,情况危急,而村里没有正规的医生,乡亲们跑到村委会求救。由于父亲是当地的赤脚医生,从小受父亲影响,蓝云也知晓一些基本的医药知识,所以被请去为病人救治。正是靠着那点医药知识,蓝云为病人开了一副急救药方,最终为病人赢得了送往卫生院的救治时间。

就这样懵懂地帮人捡回了一条性命,这件事给蓝云极大触动。

之后,蓝云开始自学医学知识,并在都安卫校读了3年医学,取得了行医资格证。20008月,蓝云被聘为弄丛村村医,正式改行当起了医生,从此便开始了他在大瑶山里四处奔波的行医之路。

改行之后的蓝云,一方面不断提升自身医疗水平,练就精湛的打针、输液、抢救等技术,一方面背起药箱走村串寨上门问诊,一天24小时随叫随到。

坚守

如果少了蓝大夫,我们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全村2000多人大病小病全都指望他。说起蓝云,弄丛村82岁高龄的何高勋禁不住老泪纵横。

何老伯常年患气管炎,家离弄丛村诊所不远,由于岁数已高,出行不便,蓝云经常到家里为他诊治送药。

2006年底,蓝云被查出患有鼻咽癌。

4年多来,蓝云一直在和病魔抗争,先后两次到广西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进行化疗、手术。然而,一回到弄丛村,蓝云就照常挑起乡村医生这一既辛苦又收入微薄的重担。

一次夜里,上丛屯一位老汉误服农药,乡亲们都束手无策,有人打电话向蓝大夫求助。蓝云了近两个小时的夜路到达上丛屯时,老汉已经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没有洗胃设备,蓝云就用最土的办法——用筷子插进病人喉咙强迫他往外吐,吐完后蓝云又对其进行输液抢救,边输液边往外抬,最后将病人送到20多公里外的公路边,请路过的车辆把病人送到医院。

200712月,与弄丛村接壤的都安弄福乡暴发麻疹疫情,而弄丛村却安然无事——这源于蓝云构建的防火墙在那段日子,蓝云每天背起药箱忍着鼻咽癌病痛,艰难攀爬山路,对弄丛村19个屯开展接种预防工作,每天行程10多公里。

细心,不急躁,吃苦耐劳,蓝云是个好医生。弄丛村还有周边村屯的村民们都这样评价。10多年来,蓝云抢救的病人达上千人次。

然而,命运弄人。

2009年,蓝云的病情进一步恶化,整个人已消瘦到40多公斤,只能进食玉米糊等流食。

妻子蒙超英告诉记者,最近丈夫的病情又明显加重,前几天在卫生所给病人输液时突然晕倒,后来经过掐人中醒来后,又晕倒,实在没办法,她和几个病人一起把蓝云抬回到家中。

还有一次,正在家里烤火的蓝云竟毫无征兆地一头扎在了地上的水盆中,多亏弟弟在旁,二人合力才将蓝云扶回了床上。

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4次了,实在太害怕了,家里没人的话我都不敢出诊。接受记者采访时,蒙超英已泣不成声。

可是乡亲们需要治病,我怎么能不出诊?后来,蒙超英将妹妹接到了家中,由妹妹照料,我出诊也放心些。

执着

蒙超英本是弄丛的瑶族姑娘,而且她还是蓝云的学生,也曾到蓝云的诊所看病抓药。

他人特别好,有爱心,跟他一辈子都踏实。源于对老师的敬重和爱慕,2004年,23岁的蒙超英和36岁的蓝云相爱结婚,并于次年生下了儿子蓝胤睿。

然而,幸福却没能一直眷恋这个家庭。

婚后两年,蓝云便查出患有鼻咽癌,整个家庭一下子被击垮了。

蓝云一家开诊所每月只有700多元的收入,再无其他经济来源。2007年蓝云连续几次手术和化疗已花去20多万元,高额医疗费用已使家里债台高筑。

村民们那么信任我,而我的病实在太严重,万一治不好,他们找谁看病?20078月,蓝云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让妻子去河池卫校学医,以后可以继续在诊所为群众治病。

蒙超英在河池读书期间,蓝云则继续带病行医。那几年,儿子蓝胤睿无人照看,蓝云就把儿子背在背上,走哪里带哪里。为省钱,除了动手术、化疗外,蓝云坚持结合土医控制自己的病情。早期病情不重时,他还可以骑着摩托车上门看病,不通车的地方就步行前往。

20097月,蒙超英终于完成了学业回到了弄丛村。而此时,蓝云的病情已经开始恶化。

刚开始,蓝云并不放心妻子,怕她误诊,所以就忍着病痛带蒙超英四处出诊,摸清弄丛村和周边几个村寨的实际情况以后,才允许妻子独自出诊。

有她接我的班,我就放心了。蓝云像是卸下了重担,一声长叹。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就在前不久,蓝云让在外打工的弟弟蓝毅也回到了弄丛村。蓝毅曾在都安卫校学过医学,蓝云决定让弟弟也留在弄丛村,协助妻子。

采访手记:

223日,记者一行从南宁出发,驱车近5个小时才到达弄丛村。山路崎岖难行,车子仿佛行驶在云端,不时见到有从山顶滚落下来的石块横亘在路中间,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这都不足以让我们体验到蓝云夫妇山中行医的艰辛,他们每次出诊平均都要步行2-3个小时,尤其是夜间走山路,危险更是无处不在。

现在的蓝云,嘴部因水肿已经严重变形,甚至他与我们的交流都显得颇为困难,长时间的站立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吃力的事情。记者留意到,接受完我们的采访后,蓝云在妻子的搀扶下躺回到了床上,他真的很虚弱,也真的累了。

是的,总有一些感动让人泪流满面。

蓝云夫妇用自己朴实无华的行动弘扬着传统美德,用坚定不移的信念播撒着人间大爱,用不离不弃的挚爱诠释着担当。

采访归来的路上,记者一直在思索:究竟是什么使他们的故事让人如此震撼?或许,是他们的人生、他们的选择、他们的坚守,触动了我们的神经。

大瑶山深处的最美的白衣天使他们对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实现了完美的超越。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