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新闻在线|返回主站 欢迎来到广西艺术学院“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专题网站!

三过草地的红四方面军部队

文章来源:新华社 作者: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2日 点击数:

这是红军长征经过的草地(资料照片)。

新华社北京10月3日电 题:三过草地的红四方面军部队

梁雪美、李兵峰、马艺

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们都有一个刻骨铭心的共同感受:过草地是长征途中最艰苦的一段路程。“过草地之难、难于上青天”“死亡陷阱”……这些词句,都形象地再现了当年红军过草地时的千辛万苦。

而作为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之一的红四方面军第4、第30军等部队,由于受张国焘右倾逃跑主义和分裂主义错误的影响,长征的历程更为曲折和艰难,单是草地就过了三回。

一过草地开始北上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樊功会师,为开创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新局面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鉴于全国形势的发展和红军所处的环境,中共中央决定红军两大主力共同北上,在川陕甘建立根据地。而张国焘却持反对意见,提出南下川康边建立“川康政府”,或转向青海、新疆。

1935年8月,由于张国焘故意延宕阻挠,致使红军丧失了消灭胡宗南部、夺取松潘的有利战机,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只好决定红军改经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的草地北上。

横亘在北进途中的川西北草原,纵横300公里,海拔在3500米以上,历史上一直为松潘所辖,所以有“松潘草地”之称。那里既无道路,也无人烟,更无可食之物。草丛下叉河、曲流交错遍布,形成大片沼泽,稍有不慎陷入泥潭,就将遭受没顶之灾。草地气候也是十分恶劣,雨雪冰雹来去无常。

红军虽然在过草地前做了各方面准备,但由于连续鏖战,长途跋涉,人困马乏,物资奇缺,可谓是困难重重。

在这种环境里,红军指战员怀着对革命事业的崇高理想和革命必胜的坚强信念,与恶劣的自然环境展开了殊死斗争。

经过一周艰苦跋涉,编入红军右路军的四方面军第4、第30军官兵于8月底前走出草地,到达班佑、巴西地区;与此同时,左路军先头部队也进入了草地,但受张国焘错误影响,不久即被迫停止前进。

二过草地掉头南下

红军右路军走出草地后,占领了包座,可本应向班佑靠拢的左路军却迟迟没有动静——张国焘又耍起了延宕北上的旧把戏。

9月8日,张国焘电令徐向前、陈昌浩,命令右路军准备南下。9日,又“密电”前敌总指挥部政委陈昌浩令其率右路军“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

关键时刻,为贯彻中央确定的北上方针,避免红军内部发生冲突,中共中央被迫连夜率领红1、红3军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

15日,张国焘以红军总政治部名义发布《大举南进政治保障计划》,称这才是真正的进攻路线。随后,又命令左路军先头部队和右路军之第4军、第30军等分别从阿坝、包座南下,向大金川流域马塘、松岗、党坝一带集结,开始南下。

这样,第4军、第30军的红军官兵就不得不第二次进入渺无人烟的草地南下。

过草地有三怕:一怕没踩着草甸陷进泥沼,越往上挣扎,会越陷越深被污泥吞噬;二怕下雨,脚底下更软、更滑,稍有不慎就会摔倒掉进泥沼;三怕过河,有的水浅还好,有的河宽很难过,几乎每过一条河,都有不少战士倒下。而且二次过草地,虽比第一次有经验,也做了准备,但供给却更加困难。

二次过草地,不时会看到第一次过草地时牺牲的红军战士的尸体。他们有的手挽着手,胳膊挽着胳膊,一齐倒在地上;有的趴在地上,背上则背着另一个战友;有的牺牲之前仍保持着向前爬行的姿势,两手攥着泥土和青草,身旁有用手指挖出的长长沟痕;有的女战士抬着伤员一起牺牲,担架还压在她们的肩上……悲惨景象触目惊心。

二过草地,使红军又付出了巨大牺牲,仅30军就由原来8个团变成了6个团。

三过草地再次北上

1935年10月5日,张国焘在卓木碉(即今马尔康县白莎寨),召开高级干部会议,宣布另立“中央”,引起了部队的思想混乱。朱德、刘伯承也因反对张国焘,一个被派到前线,一个被解除总参谋长职务。

突然南下的红军,趁国民党军没有防备,取得了绥崇丹懋战役的胜利。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的张国焘,要求部队继续向南推进。11月19日,在百丈地区遭到国民党军十几个旅阻击,经7昼夜激战,终因寡不敌众,撤出战斗,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这也标志着张国焘南下创建川康边根据地的计划宣告破产。

1936年7月1日,红2、红6军团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会师后,红2、红6军团与红32军组成红二方面军,两军会师后的共同任务就是迅速北上,与中共中央会合。

1936年7月初,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分为左、中、右三路纵队开始北上。这又是一次极其艰苦的行军,为此,那些已经两过草地的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30军官兵不得不第三次穿越一望无际、满目苍凉、绵延数百里的大草地。

根据前两次的经验,过草地之前,红军做了必要的物资准备,但这次比以往两次路程都远,仅中纵队从炉霍到上包座,行程就在750公里以上。他们再次面临过草地的行路难、御寒难、宿营难和饥饿等生死考验。这次过草地,由于途中粮食严重不足,大家以野菜、草根以至马皮、皮带充饥。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红二、红四方面军终于走出了草地,于8月上旬到达班佑、包座地区,取得了北上的重大胜利。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