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请选择风格

媒体广艺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广艺

南国早报:大画山水间——黄格胜写生教学成果展侧记

作者:南国早报 来源:南国早报 发布时间:2008年09月22日 点击数: 图片:
  • 打印文章

 

广西名家

大画山水间


——黄格胜写生教学成果展侧记
南国早报   2008-09-22          ■ 本报记者 蔡立梅
  ▲黄格胜(前)和研究生们在写生路上。
  黄格胜八尺写生作品《嵩阳书院》。

  本报记者 蔡立梅

  以前去采访黄格胜,大多是因为他的漓江画派促进会会长的身份,而这次的采访,则是因为他的教师身份——身为广西艺术学院院长、教授、研究生导师,每年暑假,黄格胜都要带研究生游走山水,言传身授,写生教学。2007年,他荣获国家教育部颁发的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其所执教的《中国山水画写生》课程获国家级精品课程奖励。今年暑假,黄格胜和他的研究生一行从区内的元宝山,爬到区外的恒山、嵩山、太行山和黄山,写生近一月。教师节期间,“格物致知”黄格胜教授研究生教学成果第二回汇报展,在广西艺术学院展出。在展出期间,黄格胜与他的学生们坐在一起,举行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写生教学交流会。在师生们的一问一答中,记者听到了关于此次写生的许多趣闻轶事,而黄格胜独特的教学风格也从中得窥一二。

  背着“帐篷”去露营?

  此次写生,黄格胜随身带了一张便携式折叠画桌。画桌展开可画八尺大画,收起来放进袋子里就可以背着走。一路上,为了这张画桌,没少折腾:在融水元宝山的青山苗寨,房子都是建在石头上,根本就找不到一块可以平稳安放桌子的平地;在安徽黄山,恰逢旅游黄金季节,到处是人挤人,照相都没地方站,更不用说摆桌子了,最后只好把桌子搬上了宾馆楼顶;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河南嵩山,当地的陪同人员不理解黄格胜一行的写生意图,带着他们爬了一天山,“什么也没画成”,这可苦了背桌子的研究生,而陪同人员还不解地问:“你们爬山干吗还背个帐篷?是不是要在山上露营?”

  八尺大纸写生多风雨

  为什么写生也要带张大桌子?黄格胜用他的八尺大纸直接对景写生作了回答。黄格胜的画风,以大、厚、雄、壮见长,此次写生,他用的全是八尺大纸,让随行的研究生大开眼界,也大呼过瘾。可是,八尺大纸也不是那么好使唤的,“对身体、能力都是一个挑战”。不过,年近60的黄格胜,平时喜好打篮球,爬山时比谁都爬得快。给他添麻烦的是天气,“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特别是山上的气候,变幻莫测,又是风又是雨又是雾。在黄山,八尺大纸刚铺好,只画了一块石头,大雨就来了;在恒山,画纸上压了20多件东西还是镇不住,“风太大了”。让人称奇的是在往太行山的路上,一路大雾,能见度不到20米,都以为画不成了,谁知汽车过了一个隧道之后,眼前却豁然开朗,一片艳阳天,“大家高兴啊,都说这是老天爷对漓江画派的厚爱,因为我们刚刚画完,天就下雨了”。

  直接对景写生,八尺大纸不是谁都能用的,即使是黄格胜这样的大家,也有感到棘手的时候。“在山西大同云冈石窟,我是第一次画大佛。铺好画纸之后,我就让司机回去了,面对大佛开始画,从它的脚画起。没想到画到最后,完了,纸画完了,大佛还有半边头像没画完。只好再打电话让司机送纸来,在原来的位置上退后两米再画。”而在等新纸送来的几十分钟里,黄格胜已完成了对画面的重新构思。重新画的大佛图,研究生们看了都啧啧称奇,黄格胜本人也相当满意。

  类似的差池,在画大同悬空寺时还遇到了一次。“远远望去,悬空寺就像是崖壁上挂了几个火柴盒。落笔时不觉得有什么难,画到最后才发现还有一个寺庙没画完。”

  尽管中间诸多意外,黄格胜依然对八尺大纸写生乐此不疲,他说:“以八尺宣纸在野外写生,中国画界不是绝无仅有,就是有也不多。这样写生我也是尝试,谁知一试就上了瘾,一发不可收了。”从此次的写生经历中,他对研究生们总结道:“画小画等于盖猪舍,画大画等于建城堡。画小画时人不用移动体位就可以洞察一切,而作大画时构思就得全局考虑,造型的全局性,笔墨的全局性。面对复杂的地形,如果画中有建筑物,透视是最难把握的,更何况八尺大纸平放在眼前本身就有很大的透视,像我这种比较写实的画法,如果透视不对,就会房屋倒塌,更无美感可言。”

  “一汤三喝”和三句话

  关于这次写生,为研究生们津津乐道的还有一个笑谈。在河南嵩阳书院写生时,为了节省时间,黄格胜和学生们没有出去吃午饭,就吃剩下的早餐。学生们照顾导师,给黄格胜泡了一碗方便面,自己吃早餐剩下的油条、面包。“那碗泡面的汤,我喝了之后一个研究生接过来喝,然后再传给另一个研究生,大家说这是‘一汤三喝’。”“一汤三喝”换来的成果是,黄格胜画了一幅《嵩阳书院》,他自认为这是自己画过的柏树中最好的一幅,也是这次写生最满意的作品。

  爬山涉水、顶风冒雨,中午以快餐面果腹,站立弯腰一画就一整天——这是此番写生的写真,但黄格胜说:“看到一幅幅成功的作品和研究生们脸上的微笑,便觉‘衣带渐宽终不悔’,释然了。”

  在写生画展之后的师生交流会上,黄格胜对他的学生说了三句话:

  你选择了艺术,同时也得选择辛苦。

  既然做了老师,就要倾注全部的爱,让你的学生不后悔做你的学生。

  人既要让自己感到幸福,也要让别人从你的幸福中得到幸福。

  这三句话,不仅仅是黄格胜对这次写生教学的总结,更像是他对自己的“国画人生”和教师生涯的深切感悟。

  此次写生画展,有多幅黄格胜在元宝山写生时画的画,在一楼展厅展出;另有一幅长卷,画的也是元宝山青山苗寨,但这幅长卷被单独放到二楼的展厅里。原来,长卷是2003年画的,“当时这幅长卷是我最喜欢的一幅作品,但现在拿出来一看,不行了,不能放一起了。我很伤心,那幅长卷我已经不喜欢了,它只注意小的变化,没有现在画的大气势。但是这也是我的最大欣慰,我看到了自己的进步,这次写生的这批画,把我原来喜欢的比下去了”。

  有人问黄格胜,这样的写生教学是不是很辛苦?黄格胜答:“你应该把‘辛苦’两个字改成‘拼命’。‘拼命’的收获第一个是我的作品,第二个是我的学生。看到学生进步是精神上的享受,是付出巨大劳动后的舒服。”

  听闻此言,记者想到黄格胜这次写生画的一幅画,上面有李白的诗:“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尽管黄格胜说,一个人在胸怀上的追求要毫不谦虚,但是,他的教学境界,却十分切合这诗的意境。

原文链接:http://ngzb.gxnews.com.cn/html/2008-09/22/content_134376.htm

 

 

【字号:   打印文章